奇點網>趣味>正文

一場人盡皆知的“騙局”

2019-07-02 01:46:48 卓達官網) 分享

" 反對卓達,就是反對支援俄羅斯搞國民建設,對普京有意見 "。

四年前,針對涉嫌非法集資的質疑,卓達集團董事長楊卓舒在一段公開視頻中如此回複,卓達的民間融資被套上金融創新的 " 華衣 "。

四年後,精心編制的謊言無法再圓,楊卓舒帶着兒子一起主動投案自首,留下 40 萬投資者深套其中。

楊卓舒信奉自創的一套 " 無中生有 " 理論。

啟發來自北方農村打機井。一根鐵管插到地下,隻要端一瓢水倒進去,裡面的水就會無窮無盡地流出來。" 投資就是這個道理, 我用一瓢水的資金激活無窮多的資金,什麼項目我都能完成。"

以楊卓舒 26 年的實踐經曆來看,卓達以項目為基礎,許以高額回報率,從廣大人民群衆那裡抽取 " 無窮無盡的活水 "。

這背後類似于一場 " 拆東牆補西牆 " 的 " 龐氏騙局 "。

01

" 空手道 " 首富

石家莊市南二環東路,一片密密麻麻的住宅區裡,一幢一幢的紅頂别墅異常紮眼。

那是楊卓舒的 " 處女作 " 卓達花園。

1952 年出生的楊卓舒,高中畢業後曾在大慶、北京、華北油田從事宣傳工作,1987 年調到石家莊做記者,并在石家莊開啟了卓達事業。

1993 年,他帶着十幾個員工創立卓達房地産公司(下稱 " 卓達地産 ")。彼時,全國房地産都處于大面積滞銷、虧損狀态,楊卓舒卻認為這是 " 抄底 " 的好機會。

卓達花園的啟動資金不超過 5 萬元,楊卓舒還向朋友借了輛二手的韓國大宇車作抵押,才有錢在石家莊市拿下一片玉米地。

拿地之後如何啟動?楊卓舒開始實踐他的 " 無中生有 " 理論。

▵ 楊卓舒 (來源:卓達官網)

利用曾經在報社的關系,楊卓舒從《石家莊日報》賒下一整版廣告,并打出當時令人 " 驚掉下巴 " 的廣告:" 卓達别墅每平方米 1588 元 "。這比當時的一般商品房還便宜 400 多元。更低的價格以及半福利的物業服務收費,直接勾起石家莊市民買房的欲望,有人甚至手提現金排隊到卓達地産買房。

不到 1 個月的時間裡,楊卓舒一次性直接融資 4600 多萬元,令項目得以啟動,卓達地産一炮打響。

一戰成名之後,楊卓舒帶領着卓達地産一路狂奔,此後在石家莊、三亞、呼倫貝爾等城市開發近十個住宅社區。

以地産起家後,楊卓舒成立卓達集團,并涉足其他行業。根據卓達集團的介紹,其淨資産逾千億元,企業員工近萬人,業務涵蓋新型建材及綠色裝配式建築産業、養生養老大健康、現代農業、旅遊、文化、低碳智慧城市建設等。

2001 年,楊卓舒以 21 億元的身價名列《福布斯》中國大陸首富排行榜第 15 位,成為河北首富。

從 5 萬元到 21 億元,隻用了 9 年時間,楊卓舒将 " 空手道 " 玩到極緻。

02

拉大旗作虎皮

" 下海 " 之前,楊卓舒在宣傳崗位上摸爬滾打了 27 年,政治嗅覺敏銳,深谙宣傳套路,善于包裝自己。

楊卓舒常常挂在嘴邊的一句話是," 像做政治一樣辦企業,像辦企業一樣管國家 "。他認為自己做的項目,既是經濟項目,又是政治項目。

2002 年,在國務院推動城市化的背景下,楊卓舒提出卓達 " 要在華北平原造一座超一流大城市 "。他的計劃是把石家莊市擴大 1-2 倍,人口達到 400-600 萬人,以及将藁城向東拓展。

楊卓舒對媒體透露,他的造城計劃已經取得了河北省政府、石家莊市政府的同意,兩級政府表示,将全面配合卓達的造城項目,讓河北有所改觀。然而,市界并未在河北省政府和石家莊市政府網站上找到類似的文件或表态。

後來,卓達跟藁城的合作并未順利推進,楊卓舒的造城計劃失敗,不過卻借着這個計劃在石家莊市拿了不少廉價土地。

▵ 卓達太陽城陽光國際二期培土奠基(來源:卓達官網)

楊卓舒熱衷于根據政策導向來布局項目,為公司的項目添加濃厚的政治色彩,他所做的每一個項目都會盡力尋求政府的站台。

卓達集團甚至拉普京為其撐腰,聲稱 2013 年集團跟俄羅斯簽訂了一份保障房項目合同,項目建設期為 15 年,年均建設 9200 萬平方米,每年的合同金額達到 6000 億元人民币。而根據商務部的統計,2014 年俄羅斯自中國進口貿易額為 508.9 億美元(約合 4000 億人民币),俄羅斯大使館亦出面表示對這項交易并不知情。

在楊卓舒曾經的計劃裡,他還要在北京延慶建造 " 卓達山水江南度假村 "、" 北京龍慶峽國際生态康樂園 ",在三亞市啟動三亞熱帶雨林度假村、三亞卓達旅遊職業學院、亞龍灣院士院、藍矽谷海洋科技城等項目。

每一個項目開新聞發布會,楊卓舒都會邀請上百名記者,以及地方官員到場為其背書。并以同樣的手法,在内蒙古、山東、天津、黑龍江、南京等地建設數十個項目,僅山東文登的項目總投資就超過 2000 億元。

明面上,楊卓舒跟政府官員打得火熱,背地裡他又表現出對官員的厭惡。

他曾在文章中寫道," 有許多正式場合我是非常不願意去的,我隻要到機關去一次,就會反複地做着一個相同的夢 : 就是在一個工地,幾根木杆,然後幾片東西圍起來,遍地是污穢之物,我憋得夠嗆,到這兒了,找不到下腳的地方。"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