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點網>智慧>正文

産業鍊重構下的芯機遇

2019-07-02 13:18:48 産品中國 分享

魔咒背後的産業發展邏輯

最早的移動通信是模拟移動通信網,也稱為1G(第一代移動通信),那是有錢人才能享受的稀罕物,談不上産業規模和商業價值。

2G時代,開始是GSM和CDMA雙雄逐鹿,後來歐洲主導的GSM逐漸占了上風,也造就了中國移動、英國沃達豐、西班牙Telefonica等一批巨無霸般的電信運營企業。

3G時代開啟之初,各個國家的運營商斥巨資購買牌照和頻譜,結果前期投入的巨大成本還沒收回來,4G就出現了。

4G時代最火的并不是電信運營商,豐富多彩的移動互聯網應用以及蘋果為代表的終端企業如日中天,徹底改變了我們的生活。

于是就有這樣的說法:移動通信的奇數代會翻車,偶數代才會成功。

在這一"魔咒"的背後,有其合理的産業發展邏輯。

人向前行走時,總要先邁出一條腿。對于信息産業來說,移動通信的奇數代就是邁出去的那一步。

每一次奇數代的創新,源頭都是通信産業裡那一小批“聰明人”,他們在無人區探索,發現了潛在的需求,通過技術創新和産業設計,琢磨出這個世界需要的新型通信能力。

創新者不可能将新網絡設計得盡善盡美。對新系統新網絡的設想需要在建設、開發、使用過程中,不斷挖掘新的需求和新的問題,在實踐中逐步完善。最初是修修補補,再後來有些問題的解決就需要進行結構型優化調整,需要對原有的設計框架進行重構,最終以偶數代創新的方式呈現出來。

第一代移動通信希望滿足人們随時随地打電話的需求。

投入實際運營後,發現了很多需要解決的新問題。比如網絡容量和通信規模小,聯網漫遊能力差等。因此第二代移動通信标準中,在無線領域引入了TDMA和CDMA,大幅提升通信效率和容量;核心網獨立組網,從根本上解決聯網漫遊問題,再加上機卡分離等創新,基本上解決了人與人之間随時随地通電話的所有技術問題。

在進行突破性技術創新的時候,技術人員有時會假設其他條件處于理想化狀态,高估技術帶來的變化,低估了實現的難度。這種樂觀很容易傳導到營銷環節,從業者會對技術産生過高的期望,而等到真刀真槍建網的時候,才發現和預期嚴重不符。

第三代移動通信試圖解決人們對移動數據通信的需求。

在技術标準中,無線側考慮的就是更大的帶寬、更高的通信速率。在核心網增加了專用的數據通信網元設備和網絡。

相對于單純的話音業務,以互聯網為基礎的移動數據通信更加豐富多彩,因此3G的運營商信心滿滿,斥巨資買牌照,建網絡,然而鋪好的路上卻沒有車。實驗室裡想象的視頻通話等場景無法演化為“殺手級應用”,在缺乏智能終端和移動互聯網應用的情況下,單純的移動數據通信産生不了什麼價值,于是留下了“奇數代失敗”的印象。

雖然在電信運營商的眼裡,3G的價值不如預期,但是移動數據通信領域的突破讓更多的人看到了機會和空間,創新的速度、寬度、高度不斷提升。當移動通信網絡演進4G的時候,通信網絡架構的創新完善與産業周邊配套恰好同步,期望值也趨于理性,在資本的助力下,移動互聯網蓬勃發展,産業得出了“偶數代成功”的結論。

如果把時間周期拉得長一些,會形成這樣的共識:信息産業的發展速度超越所有人的預期。

在上世紀人們羨慕那些手握大哥大高談闊論的大佬時,不會想到短短幾年之後,幾乎人人兜裡都放着一隻精巧的手機,可以随時拿出來打電話、發短信。當拿着黑漆漆的蘋果機越獄安裝App Store的應用時,誰能想到如今的智能手機把這麼多的物件和功能集于一身,順帶着颠覆了一個又一個産業。

沒有奇數代的突破,就沒有偶數代的成功。一代一代技術的演進和疊代,不斷提升基礎通信能力,最終不僅實現了最初的設計夢想,還給行業、産業、世界帶來了意想不到的變化。

如今,5G來了,面向的是個人客戶之外更廣闊的行業市場——物與物之間的高速連接,低時延的特性以及切片網絡等特性,會與雲計算、人工智能等領域的發展相結合,給企業客戶和行業市場帶來巨大的創新空間,又将引領一輪新的産業升級。

但到底變化會從哪個領域發生,變化會有多大,5G現有的架構和能力能不能滿足,在2019年這個時點上,又有誰能說得清楚?

5G現在并不完美,但可以通過我們的努力讓他變得更好。要實現萬物互聯的理想目标,現在就一起出發吧。

沒有熬過奇數代的苦,就不能享用偶數代的甜

既然奇數代有這麼大風險,自然會有人想出這樣的點子:跳過奇數代,熬到偶數代,讓别人為試錯成本買單,等到成熟的時候再摘桃子。

曆史的經驗證明,在通信領域持這種投機心态的人很難成功。

上個世紀,中國移動還是中國電信的一部分。在模拟移動通信網的無線建設過程中,從站址的選擇再到無線網的維護和優化,光靠書本和設計圖紙搞不定。而對于幹擾、掉話等問題的解決經驗,也多是在實踐中逐漸摸索形成的。

模拟網的無線建設為2G時代打下基礎,在和聯通同步建設GSM的時候,中國移動建網速度快、維護能力強、優化技術高,這些能力最終轉化為在2G時代的競争優勢。

到了3G時代,中國移動拿的是成熟度最低的TD牌照,不僅通信網絡産品不成熟,更緻命的是缺乏終端等産業鍊的配套,與WCDMA相比差一大截。但中國移動并沒有放棄在3G上的努力,艱難地拉動産業鍊一起向前走。

等拿到4G牌照,中國移動一年翻身,很大程度上得益于在産業鍊構建方面的積累。中國的信息産業是在4G的發展過程中逐漸走到世界前列的,其中不少是得益于中國移動在3G時代孤軍作戰打下的基礎和積累的經驗,這些經驗也成為中國移動在4G初期得以狂飙突進的競争利器。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