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點網>綜合>正文

飯局上的女孩、大佬與掮客

2019-07-04 18:31:36 篝火故事 分享

在劉強東飯局完整版視頻裡,女孩在三個半小時内被勸酒 19 次。

很多女性朋友都經曆過類似的飯局。盡管大多數情況下沒有發生更過分的事情,但足以讓她們感到不舒服。

我們和有這類經曆的女孩們聊了聊飯局讓她們不舒服的原因,發現大多數飯局隻是權力的遊戲。年輕漂亮的女孩,酒量超群的女孩,甚至家庭優渥、出身名校的女孩,都會被發起和主導飯局的人當作彰顯權力的點綴品。

飯局上沒有人認真對待她們。很多時候,看似平常的社交模式背後都隐藏着脅迫的意味。

蘇曉,投資行業

我的公司總部在北京國貿,但我大部分時間都泡在項目上。我們的項目主要與地級市的區縣政府打交道,和基層官員搞好關系就成為我們拿下一個項目的關鍵。這樣的工作性質也意味着,我不可避免地需要參與到各種飯局中。

我們通常在圓桌包廂用餐,嚴格按照權力的層級來安排座次。飯局中,級别最高的人會坐在主位,再按照級别的大小,先右後左依次安排座次。在有女性參與的飯局中,主位的左手位有時會留給一名年輕的女性。

我看了劉強東那場飯局的視頻,感到很熟悉。盡管他們用的是方桌,但座次的安排方式與我參與的飯局并無二緻。

并不是所有的飯局都有女性參與,但有女性參與的飯局,女性被賦予的角色一定是希望她能活躍氣氛。對這樣的場合,我還做不到得心應手,也不希望自己隻是一個陪酒的角色。我的公司也知道這一點,所以還招聘了一位女性行政助理。招聘啟事裡隻列舉了簡單的需求,但實際上,公司對她的期待就三點:漂亮、雙商高、能喝酒。

但很多飯局裡,我依然是唯一的女性。我的酒量不錯,也有很好的自我保護意識。比如,我從不會穿過緊的職業裙,以防給人造成誤解,也不會穿過于高跟的鞋子,以防喝多了走路不穩,需要人攙扶造成肢體接觸的機會。席間,我不斷地喝水,稀釋酒精的濃度,并随時保持着對酒局氛圍的警覺。

從業兩年,我記不清自己參加了多少場這樣的飯局。基本上,平均每場飯局我會喝 3 兩左右白酒,喝得急就容易吐,一共喝吐過四次吧。說起來不知道是悲哀還是幸運,上述經曆成了我的競争優勢,曾經業内有家待遇很好的公司點名要挖我,對方贊揚了我一番:海外名校 MBA、業務能力強,年輕漂亮,還能喝酒。

我對未來想成為什麼樣的人很明确,從不掩飾自己在事業上的企圖心。當年去北美讀 MBA,也是想多提高自己的商業領導力。讀 MBA 的時候,我們很看重社交能力的培養,喝酒在這種社交文化下有一定積極作用。我的一些同學因為宗教或其他原因不能喝酒,也會被吐槽為很掃興。這些不能喝酒的同學擔着 peer pressure,有位不能喝酒的同學特别有意思,他在一個創業項目上把姜汁水包裝成像啤酒的飲料,希望借此緩解與他處境相同的人的社交壓力。

回國後,我感到中國的酒局文化還是很不一樣,就是絕對地基于權力本身。剛參加這些飯局的時候,我會感到很不舒服,現在也沒好多少。但想到現在的這家公司雖然有這樣的不足,但就我有限的經驗來看,很難想象還有一家公司能提供我,接觸從投融資、法務、到運營全流程的機會。

我當時回國就考慮得很清楚,我不想去做公司的中後台,要做就做公司的核心業務。我知道在這個行業裡,要想掌握資源和人脈,幾乎不可能不應酬。未來,我要想自己出去做事業,還必須學會做判斷和方法論。而這些,我也隻能從飯局裡那些掌握着核心資源的人身上學到。

從這個角度上來講,我并不覺得這樣的飯局文化隻是對女性的剝削。我的領導四十多歲,最頻繁時每周要喝六場酒,難道他不辛苦嗎?還有一些男同事一喝酒就過敏,也被迫在酒局中頻頻舉杯。女性的身份在這樣的飯局中,隻是個錦上添花的角色,很少有人真會逮住你拼命灌酒。

我唯一遇到過的一次被灌酒的情況是有三方出席的場合:我們公司、政府、當地銀行。在自由敬酒的環節,當地銀行的行長很針對我,隔一會就找我喝酒。很幸運的是,坐在主位的政府領導是我大學學長,很照顧我,他幫我擋了酒。但我的領導并沒有保護我。在參與那麼多場酒局後,我以為自己身經百煉,但那次經曆讓我後怕,真不知道如果沒有學長的保護,會發生什麼。我覺得有些喜歡灌酒的人就是心理變态,他們就是單純想看人出醜,特别是一個女生,這讓他們感到很爽。

我很認同 Sheryl Sandberg 的觀點,要想打破這樣的男權格局,隻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成為掌權者才有可能。

但現實真的很無力,我們的飯局還有一個壓軸環節永遠與我絕緣——飯後 KTV。在這個場合,有時候會有陪酒小姐來助興。最初,我不懂這個場合的意義,貿然闖入,被誤認為是陪酒小姐,這讓我很不舒服。後來,我再也不參與 KTV,但也就失去了遞交一份 " 投名狀 " 的機會。我知道自己很難被客戶當做自己人,男性們的同盟永遠對女性有一個結界。

我不會對家人多講我自己工作的細節。我的媽媽是一個被爸爸保護得特别好的人,當劉強東的事情爆出之後,她最同情的是奶茶妹妹,她無法想象在彰顯權力的場合中,男性怎麼能如此輕易地背叛自己的家庭。

工作需要喝酒的事,我跟想要入行的小妹妹講得比較多。我希望她們知道自己将可能面對的誘惑和付出,都是成年人了,我們都需要為自己的選擇負責。

Azu,金融行業

上大學前,我對所謂的 " 飯局 " 沒什麼概念。我的家庭環境單純,父親在大學教書,母親在銀行上班,沒去過陌生人的飯局。後來我去了鄭州讀大學,室友喊我們一起去唱歌,又說她男朋友會帶幾個朋友來。她男朋友和我們同齡,不過高中畢業就到家裡的公司工作了。先是一起吃飯,除了寝室六個女生,她男朋友還帶了三個中年人,都是在政府工作。我馬上意識到這些人應該是他生意上需要結交的人。

聲明:本站部分資源來源于網絡,版權歸原作者或者來源機構所有,如作者或來源機構不同意本站轉載采用,請通知我們,我們将第一時間删除内容。本站刊載文章出于傳遞更多信息之目的,所刊文章觀點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并不意味着本站贊同作者觀點或證實其描述,其原創性及對文章内容的真實性、完整性、及時性本站亦不作任何保證或承諾,請讀者僅作參考。
編輯:可欣